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光雾夜话 >> 文学艺术

母亲山——阳八台

【2017-04-01】【来源:南江新闻网】【作者:】【字体: 】【颜色: 绿 】【功能:打印 关闭

   在我的家乡,有一座远近闻名的大山——阳八台。

  阳八台是母亲山。在这片土地上出土的石器,把大巴山脉活动的古人类推溯到了5000—9000年以前,大巴山系的芸芸众生从这块土地上生息繁衍开来。

  《南江县志》载:县城东10公里的白鹤村有阳八台,1977年冬,在山顶开挖相距70米的两口塘时,出土一批石器、陶器。其中石器36件,有斧、矛、锄、穿孔器、刮削器、球形和环形饰物等。陶片有:粗绳纹、细绳纹的夹沙灰陶,平行线条纹或划纹的夹沙红陶和无纹细泥红陶。经鉴定,初步确定为新石器时代人类遗物。阳八台被确定为新石器文化遗址。

  阳八台出土新石器,是我这个土著居民所亲生经历的事件。上世纪七十年代大兴水利,家乡成百上千群众起早贪黑,在阳八台山顶修塘造库的情景我还依稀记得。那时我还是一个小孩,只记得父母带着“火烧馍”,早出晚归,在屋后的阳八台山顶劳作,嘹亮的劳动号子响彻山野。后来得知,这场修塘造库运动中,在山顶开挖到表土5米以下时,挖掘出大量石器、陶器、炭核。村民们当时也没在意,又将这些文物埋入池塘的堤坝内。幸有邻家哥哥王家术拣了一件磨制石斧,并递交到县文化部门,文化部门工作人员一看这件不同寻常的器件,这才将石器、陶片等物清理出来。随后,在山顶的青石上,还发现有许多石制工具磨砺过的痕迹(后来这石块也被整块开凿搬迁到了县博物馆)。这些发现,引起了四川省文物考古队的高度重视,通过对这个遗址的现场挖掘,清理出石锄、石斧、石凿、石壁、石珠等(磨制)石器以及夹沙灰陶、刻划纹红陶、无纹细泥红陶、炭核等100余件。据考古专家测定,阳八台原始人群大约生活在距今5000年至9000年以前的新石器时代。

  其实,阳八台,我再也熟悉不过了。因为从我出生开始,就生活生长在这片崇山峻岭。特别是孩提时代,阳八台更是我们一群孩子生活的乐园:放牛、砍柴、割草、拾野菌、办家家、捉迷藏……欢欢声笑语无处不在。

  阳八台是由八脉山峦相聚的一座大山,海拔高度1300余米。山体万亩青松覆盖,四季苍翠如许。相传远古时代,南江曾是一片汪洋大海,八条苍龙潜身黑暗的海底,不见光日。盘古开天辟地,一轮红日拔地而出,八条苍龙迎着阳光破海升腾,化着八条山脉,使海水退却,人类的祖先就在此地以树叶缠腰,以石头打制工具,从远古一步步生息繁衍至今。

  阳八台历史悠久,人类活动洋洋上万年,让人心动、让人思索、让人倍感自豪。然而在中国近代革命史上,红四方面军以阳八台为屏障,书写了解放南江的光辉一页。1933年1月25日(腊月三十),红七十三师在南江县城东北面、距城20里、海拔千余米的鹿角垭、阳八台、甑子垭烽火线采取正面佯攻,侧面迂回,派精兵攀上阳八台陡峭绝壁,插入敌人心脏,打响了解放南江的关键战役。2月1日(正月初七),红七十三师主力部队从阳八台、甑子垭出发,直下势如破竹,夺取县城。

  记得我们在白鹤村小学读书时,老师曾带我们爬上阳八台山头,寻找红军遗迹,那一条条半人深的战壕长满了灌木杂草,老师动人的讲解,我们仿佛看到了一队队红军战士伏壕痛击、飞身纵越的身影,红军烈士的鲜血洒在了巍巍阳八台山上,与先祖们一同长眠在这片古老的土地。现虽在县城工作,回家乡很少。但每次回家,都要抽空花上一个多小时,攀上屋后阳八台的山顶。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俯瞰苍茫大地,松涛荡漾,烟雾袅袅。母亲山阳八台在云雾中时隐时现,她的神秘面纱还等待着我们去揭开,她的故事还等着我们去诠释。

【编辑:张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