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光雾夜话 >> 文学艺术

纪实文学:副刊与新闻互动的桥梁

【2017-04-01】【来源:南江新闻网】【作者:】【字体: 】【颜色: 绿 】【功能:打印 关闭

   核心阅读

  副刊内容的扩展,使副刊编辑的写作空间越来越广阔,副刊不仅仅局限于传统的报告文学、文艺特写等体裁,一些人物侧记、社会调查也纷纷被归入副刊 的范围,甚至每日健康、每日影视、每日指南、非常感受、人物在线之类的专刊也归入副刊。副刊的本身已经超越了《现代汉语词典》对副刊的诠释,但万变归一, 有一点它是不变的,即无论它的概念怎么变,无论它叫什么名字,它们的文章表现形式在本质上都是纪实文学。 当一名作家应成为副刊编辑的努力方向,当然,这一作家并不是人们通常所指的“纯文学”作家,而应该是“纪实文学”作家。所谓纪实文学,这里指的是报告文 学、纪实散文、散文特写、文艺通讯之类的文章。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就曾组织过一个专门的研讨会,该组织认为,新闻文学(即纪实文学) 是报纸副刊编辑的专利,只有副刊编辑才具有写纪实文学得天独厚的优势,这说中了副刊编辑的特点。

  扩大外延与新闻互动

  纵观中国报纸副刊史和报告文学史,许多报纸的副刊部都是由一些作家主持。《新华日报》“新华副刊”曾由刘白羽负责,刘白羽以纪实散文和报告文学 蜚声文坛。即使今天仍有许多编辑在采写纪实文学。《人民日报》“文学作品”版有石英、孟晓云;《光明日报》“文萃”副刊的韩小惠,《解放军报》的“长征” 副刊有江宛柳、刘业勇;《北京晚报》“五色土”的高立林、刘一达;而《解放军报》及各大军区报纸如《战友报》《战旗报》《前进报》等报纸副刊编辑中 更是多由纪实文学作家高手在主持。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不但每年担任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作品的初评工作,还举办每年一届的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大赛。在历年的评 奖中,纪实文学是竞争最激烈的一种体裁。仅以2012年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为例,在这次评奖中,共有149篇作品分别获得金、银、铜奖,仅报告文学和特 写就有72篇获得各级奖项,并且前10名全是报告文学和特写,还不包括有些纪实散文,作品数量占据三个组所报作品总数(文艺评论和杂文一组、散文和随笔一 组、报告文学和特写一组)一半以上。据笔者调查了解,这些纪实文学作品多数出自各媒体自己的副刊编辑之手。

  随着社会的发展,副刊作为一个平面媒体的术语,其概念的内涵和外延都极大地扩张,呈现新闻性越来越强的趋势。有人断言,副刊作品新闻化乃大势所 趋。笔者认为,这其实是纪实文学土壤的一种延扩。副刊内容的延扩,使副刊编辑的写作空间越来越广阔,副刊不仅仅局限于传统的报告文学、文艺特写等体裁,一 些人物侧记、社会调查也纷纷被归入副刊的范围,甚至每日健康、每日影视、每日指南、非常感受、人物在线之类的专刊也归入副刊。副刊的本身已经超越了《现代 汉语词典》对副刊的诠释,但万变归一,有一点它是不变的,即无论它的概念怎么变,无论它叫什么名字,它们的文章表现形式在本质上都是纪实文学。近几年,许 多业内人士喊出个口号,即,让副刊新闻化,要求副刊作品作为报纸的一部分,其作品应具有新闻的真实性特点,纪实文学可以说是最合适的体裁,是副刊与新闻相匹配、互动的绝好方式。

  精雕细刻易出精品

  纪实文学由 于体裁的特殊要求,比如篇幅、写作艺术等,多数报纸不是每天出版等,造成时效性相对势弱,但其感染力和社会效应,则令人无法忽视。而较之于小说、散文、诗 歌等其他文学体裁,纪实文学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仅可信度与客观性,就具有绝对的优势,因为其他文学体裁是“旁敲侧击”式的,而纪实文学则是直接参与式 的,两者存在着本质的区别。副刊编辑作为纪实文学作家,是最佳选择。报纸副刊是报纸的一部分,它不能像新闻那样,又必须利用适合自己版面的表现形式,唯纪 实文学可担此任。副刊编辑相对于新闻部室的记者而言,没有编辑部派的硬性任务,但对一些新闻,却是非副刊编辑而不能胜任的。因为副刊编辑的专业特点恰恰弥 补了两者的不足,他虽然没有时效上的优势,却不用像新闻部室记者那样仓促成篇,而可以安下心来精雕细刻,易出精品。更为主要的是,副刊编辑亲自采写,可以 保证作品的真实性,避免由于编辑部外人员写作时的随意性造成的真实性风险,在读者心中引起更加真实的效果,从而达到更好的宣传效果。

  关照现实的独特角度

  一般来说,副刊编辑具 有认识新闻的独特角度,独特的把握,这既不是一般新闻记者可以完成的,又不是报社外的作家或通讯员可以胜任的。在一定程度上说,某些新闻事件,只有副刊编 辑才能正确地把握事件的程度。因为每一份报纸有自己的宣传意图,这个宣传意图编辑部以外的人是无法完全了解的。尤其是近几年流行的策划活动,要求编辑与读 者、作者互动,副刊由以前的静态转为动态,这个任务,其最终的形式还是落在纪实文学这一具体体裁上。而这类所谓的访谈录、侧记之类的文章,只有副刊编辑才 能准确地把握。可以说,写纪实文学是副刊编辑的本职工作。

  《人民日报》“大地”副刊有一个著名的老专栏“大地星光”,其实就是报告文学和纪实散文专栏,多年来,这个专栏不但发表了许多大作家自由来稿, 每遇到重大事件,编辑们就会亲自出马。著名作家石英任《人民日报》文艺部负责人多年,他不但写小说、散文和诗歌,为了工作,也常写报告文学和纪实散文。曾 写过不少关于突发性事件的纪实文学作品。 去年,《光明日报》负责文艺版的著名作家韩小惠从广播中听说中南大学年仅22岁的大学生刘路攻克了世界数学难题“西塔潘猜想”之后,采写出了近万字的报告 文学《刘路一飞冲天的奥秘》,在《光明日报》刊发,引起全国反响,起了一篇短消息所无法起到的作用。今年4月20日雅安地震发生后,《解放军报》“长征” 副刊就在4月25日即刊出了一个版的有关雅安地震的专版,也派出文艺编辑采写有分量的报告文学和纪实散文,其中有傅强采写的纪实散文《战地》,刘励华和许 昕炜采写的报告文学《勇闯震中》。

  即使平时没有重大事件,副刊编辑也是参与新闻的重要力量。笔者负责文学副刊多年,所供职的《邢台日报》的文学副刊“百泉”逢周一和周三出版,我 们既做编辑,又写纪实文学。“百泉”有纪实文学专栏“芸芸众生”“人间纪实”“今夜星辰”等,每遇有重要新闻事件和先进典型,都会写出有一定影响的纪实文 学作品,并且每年都有纪实文学作品在各类奖评中获奖。去年是省基层建设年,《邢台日报》除在新闻版刊发一些消息、通讯、新闻图片外, 副刊编辑也深入基层一线,与驻村基层干部同吃同住,采写了一批反映基层农村干部先进事迹和典型人物的《牵挂》《到基层去》《热土》《这个春天是不能忘记 的》等纪实散文、报告文学、文艺特写之类的纪实文学作品,在当地引起很大反响;今年雅安地震,有副刊编辑亲历灾区,写出了系列纪实散文《灾区纪实》。为了 充分表示副刊对新闻事件的关注,每有重要活动,我们都积极参与,比如《邢台日报》至今已经连续三年举办的大型“新闻助学”活动,这个活动曾受到市委领导的 多次表扬。这些亲历性纪实散文和报告文学,反映了只有副刊编辑才能把握的新闻角度和思想内容,达到了良好的宣传效果。

【编辑:张兵】